离开网吧后,两人打包了一份炒米粉,匆匆赶回学校。

进教室时,方年冷不丁迎面被里面出来的人撞上了。

“啊~哼”

对面一声娇哼。

方年身体下意识后仰,望了过去:“没事吧。”

目光不经意的瞄了眼这姑娘身前,碰撞发生时,缓冲力度不小。

是早上晨跑时喊他名字的柳漾。

打扮简单,淡蓝色水洗牛仔裤配白色短袖。

个子不高,不到1米6。

留着时兴的齐刘海,头发拉得笔直,披在脑后,发梢偶尔滴答水,是刚洗过头,带着洗发水的香味扑面而来。

左侧脸蛋上有一颗紫蓝色的痣。

没修剪过的眉毛看上去不那么整齐美丽,大眼睛。

树下日光浴的白裙女孩

闻言,柳漾匆匆回答:“没事,不好意思。”

说完扭头就往教室里面走。

方年摸不着头脑,看向一旁的李安南:“?”

“……”李安南耸了耸肩,示意自己也不懂。

刚坐下不久,上课铃声叮叮铛铛的响起,班主任李东红从教室前门走进来简单看了两眼后离开。

方年和李安南动作统一的拿出在回校路上打包的炒粉低头开吃。

像他们这样的,174班还有六个。

吃完粉后,方年拿出手机看时间,才解锁就看到了屏幕上方工具栏的qq企鹅图标闪烁。

qq算是山寨手机为数不多的必带软件。

除此之外还有俄罗斯方块小游戏。

打开qq进入后,按‘5’键快捷的打开了消息框。

显示:与wo们偠开鈊聊天中……

wo们偠开鈊:“刚才不好意思,我不是故意的/[笑脸表情]。”

方年:“!!!”

这,陌生中带着熟悉,且中二的火星文网名是柳漾?

“又没事。”

方年按键回复——虽然屏幕可以触摸,但只能用数字九键打字。

然后……

方年眼珠子都要瞪出去了。

只见手机屏幕上显示了己方的网名:メ從新嗄末。

“wdnmd。”

果然,人最难面对的就是自己当年的中二。

方年根本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取了这么个网名,但火星文刺激得他记起这时期每去网吧开qq第一件事,必然是下载火星文输入法!

“你没事吧?”

在方年胡思乱想的时候,柳漾回了消息过来。

方年不明所以:“怎么?”

柳漾的回复相当快:“啊?!没有没有。”

“感觉你好像变了,今天早上又看到你在晨练,还会露出笑脸。”

看到消息,方年眼皮猛跳。

如一个人喝短片后,最可怕的事情是第二天清醒后有人帮你回忆,甚至是视频回忆的羞耻。

那么对方年来说,重生后,身边的人会无意识的提醒他去回想起自己曾经的那些羞耻过往——

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方年某次照镜子觉得自己笑起来不帅。

于是故作深沉,不苟言笑,貌似高冷,实则中二。

方年随意回复了一句:“笑一笑十年少。”

接着柳漾回过来的消息让方年一怔。

“对了,今天总听你们男生讲什么大桥大桥的,是什么意思啊?”

方年很快回复:“不知道,没注意,有空我帮你问问。”

嗯。

年轻的方年同学选择性的忘记了这个‘名词’是他先提出来的。

说起来,柳漾这个名字,方年都是好不容易想起来的。

只有少数几个人在毕业后的前几年遇到过,再往后的将近十年时间里,方年几乎没见到过任何高中同学。

除此之外,淡到什么程度呢。

因为当时方年不喜欢照相,找借口没参加高中毕业大合照,更没拿每人份的毕业照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关于最后一段的学生生涯记忆便逐渐淡忘。

“……”

临收起手机前,方年把自己的网名改为:1。

没有意义,纯只是不想看到那羞耻中二的火星文昵称。

同时决定申请一个新的qq用作备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