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诸位,你们谁带有隐身符吗?”

我看向五个法师。

他们面面相觑,摇了摇头。

“那咱们只能跟在某队邪祟的身后先去找到它们的汇聚地点了,之后再见机而行吧。”

我有些失望。

昊鞅子正要说些什么,眼神忽然一凝,冷冷的看向我身后。

我心头一凛,猛地转身,抬头就对上一双充满残酷气息的眼眸。

“哎呀,这不是姜度阁下吗?还真是冤家路窄呢,才多点时间,你我就在这里遇到了?看来,这是上天要本公子收拾了你的节奏啊。

对了,你的那些生人伙伴呢,怎们换了一批?难道,那些家伙都死了?要真是那样,倒是省了本公子不少的劲儿呢。”

让人无比讨厌的声音传过来。

距离我十几米远的位置,一座耸起来的土堆上,站着一道身穿绿袍的笔直身影。

他玉树临风、样貌出众。

短发美女圆润脸蛋黄色吊带裙白瓷肌肤露齿大笑图片

于皮相去看,正是原第一校草萧不寸,但我却深知,那张皮中,乃是人皮鬼司马成泉!

走到我身边的昊鞅子他们警惕的看向司马,眼瞳齐齐缩紧。

我的眼神在司马身上转了一圈儿收回来,顺势观察了五个法师,发现他们并没有置身事外的意思,暗中松了口气,这才看向询问着看来的血竹桃,轻声说:“他就是司马成泉。”

血竹桃眼中血光猛地闪动了好几下,然后,扭头盯住司马成泉。

“咦,这位小娘子好生美貌,如何这般的看着本公子?虽然本公子确实惹人注目,但你如此明目张胆的示好,本公子也有些受不住劲儿呢,敢问芳名啊?”

司马的眼神落到血竹桃身上,明显是被惊艳到了,说话流里流气起来。

要知道,血竹桃催动了隐匿气息的秘术,所以说,此刻的血竹桃散发的阴气波动,看起来只有厉鬼级,具备着非常大的迷惑力。

显然,司马成泉的道行不够,无法感觉到血竹桃的恐怖,这才敢如此说话的。

血竹桃不怒反笑,嘿嘿几声后,才轻声说:“本姑娘名为血竹桃,公子倒是客气。”

昊鞅子他们和我对视了几眼,眼神中都在说一句话:“司马这是在招惹罗刹啊,真是活腻了。”

“血竹桃?好别致的名字,本公子名为司马成泉,至今还没有正式婚配呢,姑娘这般出众,要是有意,不妨和本公子做一对鸳……。”

司马眯着眼睛,上下打量着血竹桃,越看越满意,说话更是露骨。

血竹桃身上怒气提升,眼神变的犀利起来。

“成泉,快闭嘴!”

一道苍老的声音,打断了司马成泉调侃血竹桃的话。

“呼、呼!”

阴风大起,司马的身后涌现出黑压压的身影,持着长矛的阴兵有数百名之多。

更恐怖的是,这些阴兵身穿的衣物有所不同,我记着清楚,司马成泉的亲卫阴兵身穿黑袍,但眼前的阴兵衣物分为三种颜色。

最右边的清一色白袍子,最左边的都是暗红的袍子,只有最中间的数十名阴兵才是黑袍子装扮。

这些阴兵中男的占据三分之二,剩下的是女鬼阴兵,应该都是刚刚进入厉鬼级的,不然,也没有资格当阴兵。

司马的身侧忽然闪现出了两道身影,一男一女,一老一少。

身穿麻布衣袍,发型地中海,满脸都是皱纹的老鬼,歪着头打量着我们这边。

一身墨绿裙子,脸庞青黑的少女鬼扎着麻花样儿大辫子,忽闪着漆黑一片的鬼眼,也看着我们这边。

几只变异类的僵尸,混杂在阴兵队伍之中。

其实,它们不过是石骨级的僵尸,但因为变异的缘由,战力就比普通的石骨级僵尸厉害了数倍还多,但也不到铁皮级僵尸的程度。

司马的身后,身形庞大的熊霹雳拎着无比沉重的大槌子,大踏步的走上前来。

身形袖珍的红衣女妖蝎妙妙端坐其肩膀之上,正蹙眉看向这边。

常柄么和老黄没有出现。

我记起了蝎妙妙的话,看样子,她让那两只妖去闭关疗伤了,所以,它俩没有跟来,这对我方而言是好事啊。

血竹桃看着对方的强大阵容,血眸不停的闪动。

而我敏锐的发现,身边的五个法师,除了昊鞅子还沉的住气,其他的四名法师都在微微颤抖,即便强装若无其事,但惊惧的感觉还是表现了出来。

他们几个可能从未见识过这般大的阵仗吧?

都是各派的弟子,但只不过是刚入门的辟藏境界罢了,平时随着师长捉鬼驱邪啥的,一两只鬼怪应该是遇到过的,但被这么一大堆妖鬼邪祟堵住,应该是生平第一次吧?

这不,都被吓到了。

昊鞅子还算镇定,毕竟是错海境的法师,法力强大,底气自然也足,即便打不过,逃走也是有把握的,所以,他还算是沉的住气。

“成泉,可不要胡说八道!血竹桃女士,老朽司马如旭,是他的祖父,那边的是我的孙女司马成赞,方才成泉说话太欠妥,我代表他说一声抱歉,你不要介意才是。”

麻衣老鬼又呵斥了司马成泉一声,转过头来,面上挤出虚伪的笑,客气的赔礼。

一众阴兵哗然,齐齐畏惧的看向血竹桃。

司马成泉的眼睛猛地瞪大,不敢置信的打量着血竹桃。

直到身边的麻花辫少女鬼扯着他的衣袖,他才忙挤出了笑容,对着血竹桃抱拳一礼,客气的说:“血竹桃姑娘,是我孟浪了,莫怪,莫怪啊,哈哈哈。”

他打着哈哈,一改先前的不正经态度。

他的道行不够深,看不出来血竹桃的恐怖,但很明显,突然蹦出来的司马成泉祖父,可不是一般的老鬼,最起码,眼力方面甩他十八条街去。

我在他们说话的当口,注意到蝎妙妙早就用凝重眼神盯住了血竹桃,看样子,和司马如旭老鬼一样,第一时间就看出了血竹桃的不好惹。

心头微凛,我意识到坏菜了。

形式比我方事先预料的严重了太多,司马成泉并非单独而来,半途竟然汇合了自家的祖父和妹纸,霎间实力暴增数倍。

这种状况下,别说斩杀司马为死亡的同伴复仇了,想要保证自家的安,都成了棘手难题。

血竹桃并未回答什么,始终用血眸阴森森的盯着司马成泉,场面缓缓的冷了下来,诡异的气氛在弥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