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久,周卿轻咳了一声,这才收起自己失态的情绪。

阮白递给了她一张纸巾,另外一只手,温柔的为她擦拭眼角的泪:“阿姨,不要难过,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周卿的目光,贪似的盯住阮白的小脸,突然攥紧了她的一只手手,唯恐她会凭空消失似的:“虽然阿姨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女儿,但是她的年龄跟一样大,我想,她一定像这般漂亮,懂事,又才华横溢……”

周卿的眼泪,让阮白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
但听到周卿对自己的夸赞,她又有些不好意思,低头拢了拢发,才抬头说道:“阿姨,我哪有您说的那么好,其实我也有很多缺点的。”

周卿揉了揉太阳穴,语气带着宠溺的味道:“就算浑身都是缺点,阿姨也喜欢。”

阮白愣愣的望着周卿,一时有些迷惘:“……”

她真的不明白,周卿怎么突然间对自己的态度转变这么大?

阮白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,但更多的是不知所措。

当然,周卿也看到了阮白的窘迫,心里暗暗责怪自己太着急了。

来日方长。

既然她已经知道,阮白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总有一天,她们母女能够光明正大的相认。

可爱的平刘海美女

唯恐自己过分的热情吓到阮白,周卿便随便找了一个理由解释说:“那天,救了阿姨一命,阿姨对真的是感激。若不是,说不定我今天也没有机会跟在这里说话。俗话说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,以后有什么难处,一定要告诉我,阿姨会帮。”

阮白轻笑:“阿姨,您真的不必客气,换成任何一个人,在那种情况下也都会救的。您的身体刚恢复没多久,不宜太操劳,最好要在家多休息几天。”

阮白那抹清丽的笑容,让周卿有些失了神。

真像,她真像年轻时候的自己。

……

林宁从外面回来,身后跟着许妖娆。

她依旧走在前面,如同高傲的公主,另外一个则像她身后的小跟班,为她拎包。

保姆在楼下花园里浇花,她听到两个姑娘的声音,将喷壶放到一边,像往常一样打招呼:“林小姐回来了啊,许小姐也来作客啦?”

“林嫂,我妈在家吗?”林宁一边往房间走,一边问。

保姆指着三楼说:“夫人在家呢。家里来客人了,是一个大肚子的孕妇,长得可水灵漂亮了。”

一听孕妇,林宁的心“咯噔”一下。

女人的直觉和第一反应告诉她,那个女人很有可能是阮白。

她控制不住的往三楼望去。

三楼的一切都是母亲精心布置过的,平时都是锁着的,很少对外开放,偶尔母亲心情不好的时候,会到上面去坐坐。

她不禁有些嫉妒,究竟哪个女人,竟让母亲带去了秘密花园?

但因为三楼有些高,再加上有绿植的掩映,根本看不清上面有没有人。

林宁的脚步顿住了,回头急切的问保姆:“林嫂,那个女人长得什么模样?”

保姆想了一下:“大眼睛,瓜子脸,皮肤特别白,对了,我听夫人叫她‘小白’……”

林宁尖利的指甲,几乎要嵌到掌心内,凶狠的目光,死死的盯着三楼。

“宁宁,妈真的把那狐狸精给带回家了?”许妖娆看林宁情绪不对,深谙林宁跟阮白过节的她,立即猜测到了原因。

“哼!”林宁冷哼一声,头也不回的往房间内走去。

许妖娆赶紧急匆匆的跟上。

回到自己的房间,林宁狠狠的甩上门。

“宁宁,看上去一点都不着急?”许妖娆有些不解。

情敌都进门了,她怎么还如此淡定?

林宁一脸的深沉:“着急有什么用?去找我妈哭诉?还是直接将那女人赶走?呵,那样只会惹来我妈对我的反感罢了。”

许妖娆小心翼翼的道:“妈知道那个女人是她的亲生女儿了?那个女人看样子好手段,要不然也不会哄得妈领她回家。再说了,宁宁,那个女人真的是妈的亲生女儿吗?会不会像安静一样也是个冒牌货?”

林宁眉头蹙了一下,脸上的表情阴郁:“那个女人的确是我妈的亲生女儿。”

之前,她偷偷的做过阮白和母亲的DNA检测,事实证明她们的确是亲母女。

许妖娆安慰她:“就算是亲生的又怎么样?阿姨养了这么多年,们俩深厚的感情可不是一个外来妹能插足的。不管怎么样,在林家一天,就是林家的大小姐,哪怕那狐狸精回到林家,也改变不了的身份。”

林宁眼眸眯了一下:“走,我们去会会那个贱人!”

……

三楼。

阮白跟周卿两人聊了很多,但大部分是阮白在讲,周卿在听。

她一直问阮白曾经的生活,因为女儿的过去自己不曾参与,她特别想了解女儿以前的生活。

阮白给周卿讲述的都是一些童年趣事,逗得她时不时抿唇微笑。

至于那些悲惨的生活,阮白则轻描淡写的略过。

但周卿那样聪明又心思敏感的女人,从那寥寥数语中,便能猜测到阮白幼年生活不幸福。

张娅莉抱走了她,却又对她不负责任,将她遗弃在阮家。

而后,阮利康又新娶了妻子,从他那个妻子现在还在蹲监狱中便可以猜到,那个后妈人品不好,不知道对阮白有多糟糕,周卿想象不出,她女儿在阮家过得是怎样水深火热的日子。

因而,周卿对阮白越发的愧疚和心疼了。

她拉着阮白的小手,目光是疼宠又愧疚:“孩子,真是苦了了,以后阿姨好好补偿……”

“阿姨,我……”

阮白被周卿慈母般的目光,盯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她想抽出自己的手,却听到“哒哒”的高跟鞋的声音。

她顺着声音抬眸望去,却看到林宁走了过来,明明她脸上挂着笑容,但是阮白却总觉她望向自己的时候,背脊处便泛起一股森森寒意。

林宁的身后,跟着一个女孩子,她同样一脸嘲讽性的盯着自己,脸上的敌意,毫不掩饰……

【我是堆堆,已经制作成广播剧,关注微-信-公众-号瑶池就可以收听】